活動花絮:【微課講座】《金瓶梅》的愛與死

298
次閱讀

【知識型0.1學分】《金瓶梅》的愛與死

講者:鐘曉婷(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、東吳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)

時間:109年5月13日(三) 19:00-21:00

地點:瑯嬛書屋天河店

撰文/攝影:廖姵淇



金瓶梅是寫實的小說,出場的人物繁多,鐘曉婷老師主要透過潘金蓮、西門慶、李瓶兒三個人物來講述並剖析金瓶梅的故事。

如果只是單純的A書怎麼會被列入四大奇書?那金瓶梅到底好在哪裡?又奇在哪裡?
張愛玲說:這兩部書在我是一切的泉源,尤其是紅樓夢

胡蘭成則在民國女子中提到:金瓶梅裡寫孟玉樓,行走時香風細細,坐下時嫣然百媚

中國小說的發展,自有小說的雛型發展,追求的是情節的曲折離奇,如志怪類。一開始的小說不重人物是千年的傳統,而金瓶美首度打破這項傳統,著重於描寫人物,且描寫得栩栩如生,這它是奇的地方。從現實生活中的取材也是金瓶梅的特色之一,書中寫出了當時的生活現況,當時的穿著如何、生活如何、飲食文化等等的細節,彷彿和書中人物一同呼吸,寫生活的細節則是此書好的地方。

金瓶梅被稱為秋天之書、死亡之書、慾望之書,裡面充斥著無處不在的死亡與無常,向景陽崗的老虎、十兄弟其一、武大渾家、金蓮之父等人的死亡。場景人情:熱與冷的對照,在熱烈燦爛的地方在沉溺眼前的短暫歡樂之時,無情的暗示人所明知、一心想逃避終將到來的死亡、痛苦與罪孽,金瓶梅並不是一本讀了會使人愉快的書。金瓶梅是真真實的刻畫那些恐怖、暴力的事實,不同於紅樓夢用夢境來敘述成人世界的腐敗、黑暗、墮落、爭奪、權力、金錢、下流的性交。

一、 潘金蓮: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我,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—傾城之戀

她是裁縫的女兒,父親死後,母親無法單獨撫養,於是將潘金蓮賣給了貴族,在這樣不斷被轉賣的人生,促使潘金蓮成為心狠手辣的女人。先被賣到王昭軒的府裡,為了生存學會如何娛樂他人,成了娛樂他人的工具,之後被母親贖出再轉賣給張大戶,在張大戶中一樣是用娛樂他人來生存,在潘金蓮18歲那年,被張大戶收佣,夫人發現後,潘金蓮面臨被趕出去的命運但最後張大戶將其送給武大,成功將人留在自己家中,可以隨時接近金蓮。

後來遇上了西門慶,在武大面前公然和西門慶往來,直到武大受不了提出威脅,我的弟弟回來之後不會像我一樣被你們欺凌,之後武大就被毒死了。

它喜歡西門慶或是武松,並不是為了權為了錢,她的第一個男人是個老人,第二個男人是個朱儒,她只是希望能找到一個和自己般配的男子,一起白頭偕老,她也並非是個無情的女人,在殺了武大之後,也曾癡心的等待西門慶來娶她,一等就是三個月。

情慾自主的想法被引發,對愛情的嚮往與正常家庭的幻想,進入西門家後,發現美夢破滅,和他人分享自己的男人。當可能失去一切的時候,男人的恩寵是獲取金和權力的途徑,因此使出渾身解數才能留住自己想要的一切,其他女人的存在,就是生存的威脅,為了留住男人不惜做出卑微到極致服務。後來偷了漢子,還因此墮了胎,被大夫人發現後再次被轉賣到王婆家,又勾搭上了王婆的兒子,即使回到了原點,仍未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有所反省,潘金蓮其實是個悲哀的女人。

最後被武松買回,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即將被殺的命運,而是說到最後的因緣仍舊落到武松的手裡,這也展示了金蓮依舊是個癡情且悲哀的女人,其實她一直想要的只是一心一意的過日子。

二、 西門慶:

藉由孟玉樓和李瓶兒的陪嫁遺產雷機柴副,最終成為暴發戶。財富和權力的高度自覺,體現在為所欲為的征服女人,透過嫖客性格體現出的征服和占有欲,懲罰意味的性交、性暴力來鞏固權力的上下關係強調男性對女性的主宰地位。去勢的焦慮,其實也是暴發戶潛意識焦慮的展現,害怕失去金錢、權力和家庭的統治力。

過量的餵食春藥導致西門慶的死亡,其實西門慶的死不該只歸咎於潘金蓮,其中也有西門慶的自私和無法抗拒快樂的誘惑,最終導致這樣的結局。

三、 李瓶兒:

和潘金蓮有幾個共同的地方,一是被夫通姦,二是殺夫,但和潘金蓮不同的是,李瓶兒是為了奪產,拖延丈夫的病情,使丈夫病死。三是同樣在遇到西門慶後,想改變自身的命運。和潘金蓮最大的不同是,她順利有了孩子,還是西門慶的毒子,不用攪和進女人鬥爭,不需要像金蓮一樣拚命用手段留住西門慶,而成了母親的女人,所思所想自然有所不同,但最後就不得善終,孩子沒有成功長大,自己受到打擊、丈夫的淫樂無度和對亡夫的愧疚等心態下,在獨自面對死亡的恐懼中慢慢病死了。

金瓶梅1.jpg

金瓶梅2.jpg

金瓶梅3.jpg

金瓶梅4.jpg

金瓶梅5.jpg

金瓶梅6.jpg

金瓶梅7.jpg

金瓶梅8.jpg

金瓶梅9.jpg